国产机器人还是“弱势全体”


  国产机器人在与外来机器人品牌竞争中处于劣势,主要表现在资质弱势,品牌弱势和资金链弱势。


  国产机器人企业大部分起步都比较晚,而外国机器人公司在中国机器人市场布局多年,具有很强的品牌优势,造成了很多企业在采购机器人时完全不考虑国产机 器人,即便国产机器人拥有很高的性价比。国产机器人没有展示自己产品的机会,在抢占中国市场的竞争中陷于被动。同时,中国的机器人厂家往往以中小型企业为 主,成立时间短和工程师的数量少,资质较弱,往往在客户筛选机器人服务提供商之时被拒之门外。


  在资金链方面,因为机器人是一个高技术的产业,前期需要大量的金钱和精力投入,很多机器人企业由于在前期资金的储备不够充足,在成长的过程中很容易出现资金链断裂而夭折。


  机器人国家工程中心副主任曲道奎指出,附加值低是当前中国机器人产业面临的最主要风险。机器人产业是技术、人才、资金密集程度高的高端产业,但这一“三高”产业如今附加值却不高,产出较低。在少利可图的情况下,今后谁来投资、发展机器人,是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
  与国产机器人企业不同,国外机器人企业在抢占中国市场的时候,是以“航母战斗群”的形式进行,产业链比较全,整体竞争力较强。


  机器人难以“落户”也是一大问题。曲道奎指出,由于目前机器人的灵活性不足,加之机器人和人共同协调作业的有效机制尚未建立,“不少工作面临‘要不用人,要不用机器人’的抉择”,导致机器人的应用明显受到限制。


  曲道奎提供的数据显示,国际上机器人替代率为5.08%,而中国只有0.23%,“也就是说,在制造业方面机器人的应用可以忽略不计”。


  国际机器人及智能装备产业联盟秘书长罗军坦言,与发达国家相比,中国的工业机器人产业还存在明显差距。一方面,国产机器人市场份额偏低,不到20%,品牌知名度低;另一方面,控制器、减速器等关键部件研发能力不足,依赖进口。


  在曲道奎看来,快速发展的机器人市场是“馅饼”,也是“陷阱”。当全球企业都对这块市场蛋糕虎视眈眈之时,尚在“襁褓阶段”的中国企业面对激烈竞争如何成长,也是一个颇费思量的问题。


  “机器人高烧症”当警惕


  2014年被业内视为“中国机器人发展元年”,据不完全统计,全国各地冠以机器人产业园的项目不下50个,东中西部均有分布,规划投资额超过5000亿元。然而,记者调查发现,国内多数机器人企业是在拼装机器人,做设备集成,真正做研发的公司“一个手掌就能数过来”。


  机器人是典型“三高”行业,技术密集度高,人才密集度高,资金密集度高,投入需求高,同时具备这些条件的企业不多,多数厂商处于核心技术缺失状态。企 业中,机器人上马后成为摆设而冷落一边的失败案例,在一些纺织、陶瓷行业也时有出现。一大原因是没有相应人才操纵,以及生产线不做相应自动化改造,机器人 难有用武之地或效益并不理想。业内人士担忧,过热的投资使得整个市场进入到产出非常低的状况,这就让下一步机器人谁来投资、谁来发展成为一个难题。


  一位工程师出身的机器人厂商负责人对“机器人高烧症”发出告诫:盲目跟进只会像曾经光伏太阳能那样“低端泛滥”。他认为靠砸钱和靠挖人都做不好机器人,人才和技术经验的积累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速成。


  68岁的工业设备检修专家、自称“一辈子与工厂打交道”的广州大学李葆文教授说,中国制造业水平参差不齐,有的处于1.0时代,有的处于2.0时代, 处于3.0向4.0过渡的行业企业还不多,据他观测“机器换人”还只是部分地区部分行业部分企业在试水,推进程度也难说顺利。业内专家指出,国内机器人产 业尚处在起步阶段,要完成前不久国家制定的《中国制造2025》“三步走”战略(即我国到2025年迈入制造强国行列,到2035年制造业整体达到世界制 造强国阵营中等水平,到2045年进入世界制造强国前列)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
  一个悖论是,最亟待机器人改造的产业,往往越困难,比如陶瓷烧制及上釉等,机器人还无法智能到像人工这样精准作业。此外,合理规划、找准定位、系统提 升,对成功使用机器人至关重要。“本不该人干的活,人们不愿干的活,比人干得好的活,都将由机器人来干。”机器人专家、新加坡科学院院士葛树志说。